音乐学习网 - 基础乐理从此开始!

音乐学习网_免费在线学乐理_学唱歌(声乐)_学乐器的视频教程音乐网

朱军:人才评价体系有瑕疵 不该磨灭孩子想象力

时间:2014-03-14 18:0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音乐网 点击:

 

    更多

 

朱军:人才评价体系有瑕疵 不该磨灭孩子想象力 图为:全国政协委员、著名节目主持人朱军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朱军接受了中国网记者独家专访。 “今年两会上的提案是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合法权益保护”,朱军表示,那些存在留守儿童
标签:

朱军:人才评价体系有瑕疵 不该磨灭孩子想象力

朱军:人才评价体系有瑕疵 不该磨灭孩子的想象力

图为:全国政协委员、著名节目主持人朱军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朱军接受了中国网记者独家专访。

  “今年两会上的提案是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合法权益保护”,朱军表示,那些存在留守儿童的地方其实有很多的就业机会,然而他们父母还是选择到外面去工作,并且在研中显示外出打工赚到的劳动报酬实际比例上不比在当地高多少,外出打工似乎成为一种“潮流”,期待政府能有一个规划去消解这些矛盾,加强留守儿童的合法权益保护。

  在采访中,朱军谈到了对当前中小学生减负看法,他认为时下学校在给孩子减负,家长却在给孩子增负。我们对孩子的评价体系存在问题,家长对孩子太吝啬了,都舍不得让孩子犯一次错误。

  朱军认为,我们应该培养孩子让他们有爱心的,有公德心的,能够掌握文化知识,但是我们更应该保存他们的想象力,让他们能够敢想敢做,只有这样才能发挥他们的创造力。因此不仅政府需要反思教育问题,家长也需要反思,教育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需要让孩子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在家风建设方面,朱军说,家风就是对对美德的传承,“敬”、“团结”、“凝聚”等都是自己的家风内容。朱军以自己孩童时的故事展现了自己的家风建设,深刻记忆着母亲那句话,“喜欢吗?喜欢就自己去争,捡回来的都不是你的!”朱军表示,这句话深深影响了自己,正所谓人穷志不穷。

  另外,朱军还谈到了对当前校园安全、艺考热等社会热点话题的看法。朱军认为之所以校园安全事故频发主要是因为社会在发展中缺少了责任意识,过度追求经济利益。面对艺考热,朱军认为可以让孩子去尝试考,但是需要注意艺术需要天分和勤奋,一夜成名、一夜走红的想法不可取,媒体在这里面应该承担相当的责任。

  一、两会提案: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合法权益保护

  中国网:朱老师,今年两会上您有什么提案,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朱军:我是第二届代表青联界(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了,这些年基本形成一个共识,就是我们共青团和青联界两个组别一起来提案,这样的话能够集中大家的智慧;第二个人多力量大,在调研的时候,我们可以做的更加充分,更加细致一些。今年我们联组的提案是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合法权益的保护。

  中国网:说到留守儿童,这也是我们中国网教育频道经常关注的一个热点,尤其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解决“三个一亿”的问题,其中就一个一亿就是农村人口要转移落户城镇,联系到这点,您觉得应怎么去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

  朱军:我觉得政府在出台这样一个设计,肯定也有这方面的考虑。我相信从政府的设计来讲,是希望通过这样一种城镇化建设手段,使目前的矛盾得到消减。

  城镇化之后,农民就可以到小城镇安居,是不是能够乐业,那就看他们自身的努力。但是我想农业人口到城镇后,至少有就业机会。如果他是一个比较勤奋、努力、很能出力的人,我相信就业机会还是有的。

  我们下去调研时候,发现即使大批留守儿童存在的地方,也有大把的就业机会,这点让我们很困惑,既然这样为什么这些父母还要到外面去打工?

  在外面调研中,在当地就业的劳动报酬按照比较科学的比例来计算完之后,不比他在外地挣的少,比如他在外地他可能还要去租房,还要解决他的吃饭的问题,同时他还有一个每年往返家乡的机票或者是火车票等路途的费用。另外,一般咱们中国人都比较讲情,你在外边打工一年,回到家之后,你怎么着还得给亲戚朋友一些礼物什么的,这些东西都刨掉之后,在当地的收入有时候还超过了你在外地打工的收入。

  但是它好象就是一种潮流,成了一种习惯,都愿意出去打工,当然了人们在追逐梦想的过程当中,他可能希望到一个更大的天地,去到一个大城市,去看一看。这个也都能够理解,但是我觉得政府设计应该有这样一个规划,让这样的局面有所缓解,去消减一些社会矛盾。因此,我们期望政府的这一决策能够真正起到效率,真正落到实处。

  二、减负的矛盾:学校在减负 家长却在增负

  中国网:我们国家这么多年一直在提倡中小学生减负,但是这么多年好象并不是很有效果。

  朱军:现在据我了解的情况是学校并没有太多的负担,就是学校在减负,家长在增负,这就存在问题了。可能会有人问说谁家的父母不爱自己的儿女,为什么他要让自己的儿女那么苦呢。

  我觉得我们对孩子的评价体系存在问题,至少是存在瑕疵。比如说教育部早已经规定,不允许中小学生补奥数课,政策出台后学校这方面内容没有了,但是学校周边的各种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迅速崛起,各种补习班,家长也特别愿意让孩子去,这也就是说政府喊着给孩子减负,结果家长却在给孩子增负。

  在择校过程中,我们的教育现在不能达到完全平衡和公平,教育资源还主要集中在发达城市,发达城市又更多的集中在某个区域,比如北京,就以海淀区更好些,我们的九年义务教育小升初时候,初中是就近入学,这是国家明文规定,但是又会存在择优录取,那么择优录取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可能就是成绩,可能就会用奥数来衡量,看学生的数学逻辑是不是严谨,数学思维是不是迅速等。

  那么家长为了让孩子考上一个他们心里中的好学校,就让孩子去学。所以,教委是三令五申要给孩子减负,当然我们看到孩子的负担实际上是有减的,我们不能说没减,有好转,但是没有真正从根本上得到遏制和解决,问题就出在评价体系上。

  三、人才评价:不能磨灭孩子的想象力 更要让他去尝试

  中国网:您理想中的人才评价体系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呢?

  朱军:我一直在想什么样的学生是好学生?在我的心里,好学生首先应该是有爱心的,有公德心的,这个好学生应该是知道去关心别人,知道爱护集体的利益,再说大点,他应该爱国。

  从这个学业上来讲,我觉得在他学到知识的同时,也不要丧失想象。我们经常会想无知者无畏,似乎这句话是贬义的,但我觉得有些时候他还有褒义的成分,为什么呢?确实无知者无畏。所谓无畏是他什么都敢想,是他什么都敢干,为什么,因为他无知。那好了,我们现在来分析这个事,如果你有了知识,你什么都不敢想,什么都不敢干,要知识干什么。所以在我的心里,我觉得好学生除了说的那些大的,比较宏观的东西之外,具体的学业上,我觉得应该是既掌握了知识,又没有封闭自己想象。

  他敢于去设想,敢于去梦想,敢于去创造,敢于去尝试,他应该是这样一个人。那这个孩子你可以想象,他如果有了这样的创造力,他有了创新的冲动,他又掌握了相应的应该掌握的知识、常识,那这个人才肯定就会很有用。

  相反,如果我们学了大把的知识,背了大把的唐诗,然后英语也说的溜,听、读、写都没问题,物理、化学学的都挺好,按照教科书,按照现在的考试体系,他考试肯定都是考的特别好,考大学有重点大学,要选择某一个专业也没问题,因为他基础学的很好。但是他没有想象力,他不敢去想象,那你学那么多知识干什么呀,所以我觉得留住孩子们的想象力是第一位的。

  因为我也是一个当父亲的人,我经常跟我们这样年纪的父母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我会跟他们说,我说我们做父母的都太吝啬了。好多朋友不理解,说我们对孩子还吝啬?我说对,都特别吝啬。我说你们吝啬到了都不舍得让孩子去犯一次错误,这个话是有道理的。

  举一个特别简单的例子,我们现在全是那种温室式的教育。我就记得我的孩子在小的时候,因为他充分了好奇心,所有的孩子都一样,那是他的天性。三岁多的时候,他就经常会对开水的蒸汽感兴趣,于是他就经常要去尝试,要去摸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家里所有的人都在他有这个意图的那一瞬间,就把他拉住了,我看了这么几次以后,我心里就特别害怕,如果有一天我们都不在呢,而孩子是这样的,你越制止他,他越要去尝试,因为那个东西他没有尝试过,所以他一定要尝试,这正是孩子天性当中的优点,然后我们所有的大人,在用自己的方式在制止他,你不能什么,然后客气点的就说好话,不客气的就屁股拍两巴掌,试图让他记住。

  但孩子对那个东西的好奇心永远不会泯灭,他一定要去尝试那个东西是什么,后来我那天我就跟家人说了,我说不能这样,要这样哪天我们都不在的话,他真是一壶开水,他上去一拽,拽到身上,后果不堪设想。结果他们说那怎么办,我说那怎么办,我们不可能24小时跟着他,一刻不离,不可能。

  怎么办,我就想了一个办法,我们演出不是有干冰嘛,我有一天我就问我们美工师傅要两块干冰,我拿了一个保温杯,我就装了几块干冰,把保温杯带回家了。带回家以后,我就把热水烧到了大概70多度。就是他摸上去很烫,但是烫不伤人,就是他不至于把皮肤烫伤。我就弄了一壶,把这个水温烧的我觉得差不多温度的时候,搁在那个位置,然后把干冰仍到这个壶里,它不就开始往外冒烟嘛,就跟那个水烧开了那个道理一样的。

  孩子果不其然,充满着好奇心就去摸,他在去的过程当中我就在边上坐着,我说那个不能动,我说那个动疼。孩子不知道疼是什么,我说疼。他就试探,看着我试探,试探,试探过去,手去抓那个壶,抓那个壶的一瞬间,哇一下子就哭了,烫着了,没烫伤。

  然后我也没搭理他,我说我告诉你拿那个东西疼,你非要拿,我也没办法,他就在那哭,后来家里有老人嘛,老人都疼孩子嘛,我说你别管他。你会发现就这一次,以后你让他碰他都不碰。

  所以说我就说我们的家长挺吝啬的,都吝啬到了不愿意让孩子去犯一次错误,哪怕是小小的一次错误,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当中,他如果不去尝试,说白了不去摔摔跟头,他哪能知道生活是什么,他怎么能够知道呢。我们很多大学生也是这样子,从那个象牙塔走出来,一到社会,马上就觉得无所适从,是因为从小到大都是在家人的呵护一下,当他真正走入社会的时候,他会有一段时间,会特别无着无落,特别的恐惧。

  我觉得这与在他们成长的过程当中,给他们的机会太有关系了,你应该给孩子一些机会,让他去尝试,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并且在满足好奇心的过程当中,去了解这个世界。像我刚才说的那个故事一样,你至少你得让他知道酸甜苦辣是什么,什么叫疼,什么叫痒,你总得让他知道吧。

  所以这个也是这么多年以来我们的独生子女,这样的一个政策应该说也是推手之一,家里就一个孩子,六个老人守着一个孩子,谁还舍得让自己的孩子去怎么样,但是他不是温室的花朵,他总有一天要走向社会。

  四、民众该反思:接受教育为了什么 要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

  中国网:我们的教育评价体系存在问题,那您觉得政府和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怎么去改呢?

  朱军:其实我们的教育,不光政府要反思,我觉得民众其实也应该反思,我们去接受教育是为什么,就为了那一纸文凭吗,说出来好听?我是大学本科,我是研究生,我是博士,我是博士后,有用吗?待在家里你跟文盲有什么区别吗,你就是本硕连读,你读个五六年,出来找不到工作,待在家里,还吃着爹娘,你说那个有意义吗。

  所以我是觉得,其实人尽其才,就是你要了解自己,你需要自身对自己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据我所知现在的职高,那种技校,一毕业就被抢空了,而且工资还不低,五千的、八千的都能挣到,我们本科毕业现在不过就两千块钱嘛,到一个好点的企业,加上绩效可能也就三千多,可能也就这样了。你说所谓蓝领,出来就挣八千,你说哪个划算?

  他在工作过程中,如果他是一个可造之才的话,他可能完成再教育,非得一脑袋扎到那个地方去呀。我每次说这个话的时候,都很谨慎,就会有人说你废话,你现在不面临这些问题,我们面临着问题呢,我们出来找工作,我们要不是大学的话,我们都进不了那个槛。学历首先是最基本条件,属于硬件之一,你首先就得是大学本科,你要是名校的,那更好,他这个回答就又回到了一个评价体系。

  就是到底要的是什么。所以我觉得这个事,当然他整个社会发展的过程就是这样,我觉得当波浪过去,我们都冷静下来的时候,才可能会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我到底应该做什么,我到底应该要什么,你自己都不清楚你要要什么,你让别人怎么办。是吧。

  五、校园安全频发:或因我们过多追求物质丧失责任而导致

  中国网:当前媒体报道了许多校园安全问题,比如校车安全、食品安全、毒校服事件等,在这个问题上面您是怎么想的?

  朱军:我觉得这也是在发展过程当中要去经历的一些东西,我经常在说我们用三十年时间,跑人家西方发达国家一百年、一百五十年,甚至二百年的路,我们跑着跑着,就把自己的魂给丢了,跑在前面的是个肉体,就是一个躯体,你的魂被落在了后边,没跟上,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社会可能都要去经历的一个弊端。都在追逐着一些物质上的东西,因为他衡量的标准就是物质,你有没有车,你有没有房,你穿什么样的衣服,这是一个人们最直接的、可以判断的所谓价值,但真正的更大的那一块价值,比如说责任、担当、勤奋、努力、信仰都被抛在后面了。

  所以这里头它肯定,我相信大部分是因为物质的追求而丧失责任所造成的,当然,这里边也会有一些比如说我们说叫做可能不能避免的一些灾祸,你像车祸什么的,北京哪天没有车祸啊,天天都有。

  所以我是说这个东西的解决,除了国家要出台更加细的相关的法令法规之外,对自身的约束,自己对道德的守护也是非常重要的,那只能是呼吁了,因为这东西没有任何一个办法说,让一个人瞬间变成一个特别有道德修养的这么一个人。那你只能是全社会共同呼吁,但是我相信随着这样的案例被不断地曝出。人们会在这些惨痛的教训当中去警醒,去反思,继而可能会停下来让自己的灵魂跟上。

  我觉得这也是我们所有人都期待的这样一个美好的时候,我相信那个时候才叫富裕,光能吃饱不叫富裕。

  六、微整形低龄化: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但更该注重心灵美

  中国网:说到这个物质和精神,我们现在社会上有一种现象,就是微整形,因为微整形这个店面很多,因为这个确实是非常赚钱,为什么现在微整形这么火,这么能赚钱,可能就是因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去稍微的动一动,割个双眼皮,或者隆个鼻,或者丰个唇,这个很多。但是微整形现在不光是白领了,现在已经低龄化越来越严重,蔓延到学校里了,很多的学生他们都开始想要微整形,您怎么看这个事?

  朱军:我觉得从最浅的层面来的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无可厚非。但是我们再稍微想一下,可能一个人的美也不光是外表,他可能心灵的美会更重要。但是这个社会就我说的,因为太快了,他根本没有时间去了解你的内心,他也无暇去了解你的内心,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心思了解你们的内心,他就第一眼看一下,这人挺漂亮的,一样的,我觉得所有的东西都是捆绑在一起的,是一样的。

  就单纯从整形这个事来讲,我倒不排斥,虽然我自己不整。因为我是觉得一个年龄应该享受一个年龄的状态,一个年龄应该享受你这个年龄老天爷给你的这份容貌。

  七、艺考热:让孩子参加艺考并没有大问题 可以让他们认清自己

  中国网:还是回到刚刚的教育中来,我们现在艺术类教育面临着一个问题——“艺考热”,就是每年的艺考就是一次非常庞大的春运一样,您怎么看这个事情?

  朱军:我觉得这事跟整容是一样的,这事跟整容是同一个道理。这个事其实我觉得媒体应该担负一定的责任。

  中国网:怎么说呢?

  朱军:我们这些年的各种选秀,各种PK,似乎给孩子们有一些误导,就觉得就可以一夜成名,觉得你可能什么都不是,但是你只要唱好一首歌,你只要演了一部戏,然后你就成名了,你就火了,火了以后就能挣钱,然后我们的媒体,我看到的很多就都在问这个,就说你现在火了,你将来要火了你会怎么办,说我会挣很多钱,我会改变我们家庭的生活状况,我可以让我父母过上好日子,没错。

  但是在一个公众平台上做这样的引导,其实不完全正确。它是在引导着人们去出名,去得利,我记得在《艺术人生》,我做山楂妹的那期节目,她是《星光大道》出来的一个,来自山东的,非常普通的一个农村姑娘,种山楂的。

  我记得我上来以后我就问她一个问题,因为她上我节目的时候带着一筐山楂来的。我说这是你的标志,来了以后我先让大家尝尝,给现场的观众都吃了山楂,然后我也吃一个,的确挺好吃的。后来我就问她,我说我问你一个简单又不简单的问题,她说您说,我说你实话告诉我,你是站在《星光大道》的决赛舞台上高兴,还是你在家里山楂地里,山楂丰收的时候你采摘山楂的时候高兴。这孩子非常聪明,告诉我,采山楂的时候高兴。

  我说为什么,她说采山楂可以卖钱,我说哦。我说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星光大道》上你只是完成了自己的爱好,实现了梦想那一瞬间,而在山楂岭里头,在采山楂的时候,才是踏踏实实的生活。她说对。

  像这样的问话越来越少,以至于现在你有这样的问话,也没有人去听。当然有很多人会说,我都累了一天了,我回到家,我凭什么要看你们那些所谓有思想的节目,我就看热热闹闹的,我高兴不就完了嘛,也是有道理,我们不能否认他说的没有道理,有道理,问题是都是这样的节目,当这种节目充斥在各个台的时候,他可能就有问题了。

  所以孩子们一窝蜂的就上去了,都梦想着一夜成名,都梦想着我成为明星,殊不知,艺术这个东西,它跟其他的专业还真的是有区别的,他首先需要天分,其次才是勤奋。没有天分你再勤奋,这东西他没有用,就跟我老师(范曾)给我们说的一样,他说你看一个聪明人,光聪明不行,一个聪明人要肯下笨功夫才行。我理解他所说的聪明,就是你首先是一个有天分的人,然后你肯去下那个笨工夫,才可以激发你的天分。

  那我就跟他开了一个玩笑,我说那要是一个笨家伙呢,要是一个笨家伙再下笨功夫的话,那就笨死了。有道理,是不是他是有道理的。

  中国网:有道理。

  朱军:艺术就是这样的。所以,孩子们追逐自己心目的梦想,能理解。谁还没有过明星梦,我小时候还给电影明星写过信呢,都有一个过程,都有一个追星的过程,都有过梦想自己能够成为明星的那样一个阶段,都可以理解,但是我倒希望我们的社会,包括家庭,我们的教育机构,能够正确的引导孩子,正确的认识自己,很重要,真的很重要。

  我现在回过头来画画,我就特别感谢我初中的绘画的老师,虽然他没有能把我送到美术学院去,但真的当你人到中年的时候,你发现你拿起画笔来,基础还是你初中时候的基础,虽然这么多年不画,但你拿起来,你的造型能力,你的观察能力,你的塑造能力,它是那个时候一点一滴的养成的。但如果当时那个老师,没有发现你有这样的天分,他可能就不会去有意的培养你,而且我们那时候上中学,跟现在不太一样,我们那时候课业没有现在这么紧张。

  我们上课都是上上自习课什么的,我经常会把作业本翻过来,画个狗头,画个马头,可能就是这个让老师发现了,美术老师一看,说你跟谁学的,我说没没学过,就小儿书上不就这么画嘛,我就学着画的。他说没事,你到我这来吧。后来就弄一个美术班,上完正课之后,有那么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画素写,画素描,我学校需要一张特别大的毛泽东相,他就带着我们这些学生,打上一个比例格,开始画,你画这四格,他画那三格,然后你就画,那就慢慢慢慢培养你的兴趣,就像我一样,即使放下那么多年,当你回过头来再捡起来的时候,你会发现当初的基础还是在的。

  跟唱歌一样,你一唱歌就跑调,因为跑掉这个东西,他也不是训练的,他就是个耳朵的问题。节奏也是,节奏还好,能稍微训练过来一点,但是有的就天生的,三岁的孩子唱歌唱的好听,那就是天生的。你不能否认这一点,他是有天分在里头的。什么都去考,我觉得也是好事,你就让孩子们去考一下,他通过那么几次之后,他对自己能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其实也是件好事。

  中国网:除了媒体,一些学校可能会大规模的宣传,他们会有各种各样的节目。那我们每个学校,每年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大批量的来接受艺考生,来给他们提供这样的考试机会,这与“艺考热”有关系吗?

  朱军:有关系啊,创收嘛。你会白考吗,他能让你白考嘛,哪一个学校敢承诺说我今年艺考不收费,我相信你是真正为了选拔人才,你不设门坎,不收费。这东西有双向选择,学校有这方面的需求,社会有这方面的需求,他就拍上了。有大批的学生愿意来考,那我可能也希望在这大批的学生当中还真的能发现一两个我觉得中意的,同时我还能有一笔比较可观的收入,我何乐而不为呢。

  中国网:这种情况有可能会通过制度来遏制一下吗?

  朱军:我觉得没有必要遏制它。

  中国网:总之金子,大浪淘沙,总能淘出来。

  朱军:对,这你遏制他干什么呀,你就让他考呗,在这过程当中可能大批的,99%的甚至于更多,99.9%的都被淘汰下来了,那我相信对这些孩子来讲的话,他的这次考试其实也是一次成长。没什么不好的。

  八、家风建设:喜欢吗?喜欢就自己去争,捡回来的都不是你的!

  中国网:最后我还想问您一个问题,您的家风是什么?

  朱军:那天还有人问我,你的家风是什么,后来我开玩笑,我说我姓朱,我的家风就是诸子家训。我说这个当然也没错,诸子家训里头虽然有一些封建礼教的东西,但是它整体上是匡复正义的,是让人做好人的,做一个善良的人,做一个勤劳的人。

  说是家风的话,其实我觉得家风是什么呢,家风就是传承,就是对美德的传承,对传统的传承,要说我的家风是什么,我的家风你非得往诸子家训上去靠,也能靠上边,但是我觉得我们整个家族,我是觉得一个是敬,就是你得有敬畏之心,这个是从小在家里头,父母就一直在这么教育我们,你要有敬畏之心。你要知道什么东西是丢人的,什么东西是不好的,你要懂得感恩,你心里还得有善良的东西,比如说悲悯的情怀,慈善的心灵,我们可能做不好,但从小家里就是这么教育我们的。

  我讲过好多次这个故事了,我之所以那么多遍讲这个故事,是因为我觉得他对我影响特别大。就是我母亲不太识字,我母亲大概就是小学文化,但我会经常跟别人说,我说我母亲也许知识掌握的不是很多,但是她有文化,她这个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美德,她传承的是这个文化,因为我们从小看到她在家相夫教子,忍辱负重,在家庭里头整个担负起一个家庭的重担,父亲因为那个特殊的年代也经历了一些特殊的事件,她一个人带着我们这么一群儿女,真的是含辛茹苦把我们养大,我觉得之所以我的兄弟姐妹七个,按照现在老百姓来说的话,还都算争气,我们家里有走仕途的,有当老师的,有当医生的,还有干我这个的。就是至少大家在不同的领域,做的还都算不错,我觉得这就是跟我们的母亲,跟我们的家风是有关的。

  你要简单的问,你的家风是什么,这个话不太好说,我看电视的时候,好象我们电视台也有这样的问题在问,这个话真不太好说,因为家风它是一个综合的,它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够说清楚的。

  我只能说简单的讲,你比如说我小时候,上学回家的路上,捡到一个小玻璃瓶觉得挺好看的,拿回家了,洗干净准备玩,后来我母亲说这是什么东西,我说小瓶子,好看吗。她就说挺好看的,哪来的,我说我捡的,她说你再给我捡一个去。我上哪捡去,她说在哪捡的,我说回来那个路上,树坑里捡的,她说走,你带我去看看。

  不知道母亲要干什么,我说就这个树抗,就这个。她说放下,把那瓶子放下,捡的时候是这样的吗?我说是这样的。这时候母亲二话没说,一扭头就回家走,我在后面跟着。

  那时候还很小,上小学的时候,回到家以后,不容分说,一顿棒揍,揍完了,不明白为什么挨打,我说妈我哪错了?她说你哪错了,你不知道吗?我说我不知道。又一通打,还不知道哪错了,哪错了呀,我就捡一瓶子。后来说,被打疼了呀,说我错了。她说错哪了,我不应该捡这个瓶子。她说为什么不应该捡?我说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别人不要的,我捡回来还不行。

  我母亲说一句话,说孩子你给我记住了,人穷不能志短。因为我们家那时候算比较困难了,一个是孩子多,再加上父亲在文革时候悲惨的遭遇。她说,喜欢吗?我说,喜欢。她说,喜欢自己去挣,捡回来的都不是你的。

  貌似一句很简单的话,多少年以后回过头来我再回顾这句话的时候,这句话支撑你一辈子,喜欢你就去争,捡回来的都不是你的。这世界上没有投机取巧的事,你自己去努力,自己去拼搏,那个才是你的,得来的实实在在,得来的心安理得。我觉得这就是家风。

  我父母相继病逝之后,到今天为止,我们家我大哥今年也快七十岁的人了,我二哥也已经六十多岁了,我们兄弟姐妹这么多,各自都有各自的家,我侄子都在北京电影学院当老师当了好多年了,你想想就我那大侄子的孩子都那么大了。按一般的家庭来讲的话,真的早已经分家了,父母都不在了,早就各奔东西了。

  我们家每年到现在为止,年夜饭依然还是在我大哥家里,所有的人都到我大哥家去,大家一起吃年夜饭,这是什么,这就是家风,团结、凝聚,到现在为止,兄弟姐妹任何一个人有什么事,所有的兄弟姐妹会尽全力去帮他,这就是家风。

  所以我就说在这样一个家庭里成长,你会健康,你会快乐,你像我儿子在成长的过程当中,我会不断的带他回到兰州,包括每年清明我肯定要回去给父母扫墓,或者有什么事回去,我要能带着我儿子去的话,我带着我儿子去。他从小受这个影响,他就融在这个家庭的气氛当中,他跟他那些姐姐哥哥亲的不得了,虽然年龄都相差很大,他那大哥哥,二哥哥,比他要大24岁,他最小的姐姐也比他大12岁。但是他们在一起,你就看,就是亲兄弟姐妹,这已经是我的下一代了。

  说什么叫家风,我觉得这就是家风,它就是传承,它是对美德的一种呵护、守候。我觉得是这样。

  中国网:今天跟您聊完觉得受益匪浅,谢谢您接受我们采访。

  朱军:不客气。



------分隔线----------------------------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yinyuexuexi.com/a/yinlesucai/xgdd/985.html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免费领取50分钟在线音乐体验课

立即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