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学习网 - 基础乐理从此开始!

音乐学习网_免费在线学乐理_学唱歌(声乐)_学乐器的视频教程音乐网

当前位置: 音乐网首页 > 学写歌词 >

词论:对歌词多元化的思考

时间:2014-08-10 09:27来源:未知 作者:音乐网 点击:

 

    更多

 

对歌词多元化的思考 吴广川 我觉得中国的歌词发展到今天,已经形成了一个多元化的格局。三十年的改革开放,西方的文化,港台的文化,通过电视、广播、音像、网络等各种媒体和形式像潮水一样涌向东方这一块古老的土地。今天的年轻人,他们所接受的文化教育,
标签:   歌词      多元化      吴广      觉得   


歌词多元化的思考

 

吴广川

 

 我觉得中国的歌词发展到今天,已经形成了一个多元化的格局。三十年的改革开放,西方的文化,港台的文化,通过电视、广播、音像、网络等各种媒体和形式像潮水一样涌向东方这一块古老的土地。今天的年轻人,他们所接受的文化教育,已和我们老一代有了很大区别。存在决定意识。生活在这种新的文化土壤中,他们的文化观念必然会有新的审美,新的追求。而对我们老一代的文化人,如果不学习,不思考,就很可能跟不上社会的进步,而被时代的大潮落伍或淘汰。所以我认为,我们的歌词创作要与时俱进。但在与时俱进中,又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我所说的歌词发展到今天已经形成了一个多元化的格局是有感于近年来我在各种媒体上读了听了一些歌词和歌曲后所想到的。比如我读了苏柳女士和毛翰先生分别发在网上的的爱情歌诗集《飞吻无痕》和带有古典情韵的歌诗集《天赖如斯》后,就受到了很大震动。最近一个时期,为周杰伦的演唱打造歌词的方文山以他独特的富有个性的创新又令我目瞪口呆。我自己问自己,歌词也可以这样写吗?歌词创作究竟要向何处去处?很长一段时间,我处于困惑中。

我们读惯了乔羽,读惯了晓光、閰肃、张藜、石顺义、王晓岭等众多的歌词名家,至今还沉醉在他们优美的歌声中,但也不能不看到,一批新的年轻人,他们在歌词创作上,从选材到选角度到营造歌词的语境都有和老一代词人不同的地方,他们勇敢地把自己的作品推向音乐巿场,让受众根椐他们的审美情趣去评选,或认定,或遗弃。须知,一个词作家,他自我感觉再好的作品最终都要交给巿场,交给人民群众去审夺,这在历史上是一个无情又有情的竞争规律。

在这里,我想谈一谈苏柳,在青年词家中,她是唯一一个进《词刊》编委的词作家。她虽年轻,但已取得了令人嘱目的成就。她的那首写孔繁森的歌词曾让我为之惊叹。我对苏柳创作的印象是她在创作中总不愿固步自封,而是总想在面对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中使自己的歌词创作有所创新。她的灵感喷发、激情洋溢,爱恋如火、毫无拘谨的《飞吻如痕》六十首词就是她追求的一个尝试。

不妨选她一首品味一下:《那天.那海.那树.那沙》。这首歌词题目一看就很别致。且看她是怎样写的:“那天的你向我走来/那天的海凝成一朵玻璃花/那天的树伸出拉钩的手/那天的沙写下先知的话/那天的我放牧着天涯/那天的海浮起一朵玫瑰花/那天的树触摸空气的脉搏/那天的沙埋下亚当和夏娃/爱是一把小铁锹/让我们彼此纵情地挖/那天.那海.那树,那沙/那天.那海.那树,那沙/”从语句、意境、意象、意趣赏析,这显然是一首写爱情的新诗,但它的结构、格式和音乐节奏,却又称得上是一首歌词,即谱曲可当歌听,不谱曲可当诗读。特别是最后的一句“那天.那海.那树,那沙/”的重复,显然是歌词创作的手法。这个苏柳,可能是故意追求这种诗、词融合的境界吧。这首歌诗,只用了短短的12句,就浓缩了一个很美很有情画面:那天,在那大海边,在那沙滩上,在那椰树下(抑或是别的树,抑或是把人比做树),你和我在沙滩上演绎了一曲美丽的爱之歌。在作者的眼中,那天的海一定很平静,凝成了一朵玻璃花。但那天的海也很浪漫,浮起了一朵玫瑰花,玫瑰是象征爱情的,歌中的男女一定是相恋着下海了,或是游泳,或是划船,但作者偏不直说,而是说浮起一朵玫瑰花,留点想象的空间,让语言更具魅力。作者把爱比作“一把小铁锹/让我们彼此纵情地挖”包括“我放牧着天涯”“触摸空气的脉搏”这样的词句我们以前很少在歌词中看到,而更多的是在一些新诗或朦胧诗中碰面。但作者大胆地把新诗中的意象应用到了歌词中,这给她的歌词创作带来了一种新意,类似这首词的意趣在她的这部词集中比比皆是。这种语境的营造或许更付合现在年轻人的审美情趣。你要了解当代年轻人的爱情吗?就请你读一读读苏柳的《飞吻无痕》。作为歌词语言,苏柳的选取有些人可能会有些疑义。我虽然是接受的,也仍然有点顾虑,即它能不能被广大的人民群众所普遍喜爱接受?但我想,这首歌如能谱好曲,年轻人肯定会喜爱的,只要年轻人能喜欢接爱,这就足以让作欣慰了。

我注意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现代人在追求一种新的文化观念的同时,并没有忘却了传统,正像阮志斌同志所说“传统文化的热潮已经是无处不在了,从国学热、汉服热、汉语热、到普洱热、拜祖热、古装影视剧热、历史题材图书热……”而表现在歌词创作中,从老一代词家到新一代词人,都在努力从中国古典诗词中吸取营养,来打造自己歌词的文化品位。乔羽的许多歌词如《说聊斋》、《说溥仪》、《说雍正》等等都可以看到有浓厚的古诗词的韵味,老爷子把这种古典的诗韵在表现现代题材的歌词创作中,古令揉合的如此自然妥当,大雅中有大俗,大俗中有大雅,不能不令人叹服。如今,一批词作家,如陈小奇、陈道斌、毛翰、屈塬、刘希涛、雷子明等等,他们歌词的语言也都极富古诗词的韵味。《词刊》今年八期打头刊发了陈道斌的《书香中华》,一看,就有一缕古典的情韵扑面而来:“一杯洞庭月,醉了黄河落霞/一壶龙井茶,洗去塞外风沙/一把桃花扇,撑开江南烟雨/一叶乌篷船,摇醒秦淮人家……”写的好美,好有意境。毛翰先生则干脆把古诗词的意境用现代人的审美来个变奏,赋予它们以新的意境和意趣。作为《诗经》首篇的《关关睢鸠》:“关关睢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四句诗已流传千古了,但现代人如果直接为之谱曲歌唱,毕竟古奥了一点。毛翰在保留并反复这四句歌词的基础上,以现代人的情思和语言进行再创作,共三节:“不要问河边是谁家阿妹/不要问河水为什么流/女儿天生爱戏水/女儿女儿一样柔/河水溅湿了谁的美梦/谁的梦里女儿回眸/水草青青,水鸟儿唱/谁的琴弦把谁挑逗。”第三节和第二节基本相同,只是最后一句改为“谁的琴弦为她消瘦”,为整首词划上一个情感的句号。与原诗相比,毛翰变奏的这首词则更适合现代人的欣赏口味,也为现代人谱曲演唱提供了一个更好的词本。因为他把原诗的意境变奏得更为清新更有品韵了。我觉得他的变奏是成功的。既没有破坏原诗的意境,又扩展了原诗的内涵,意象很美,运用了几个设问句,给人营造出一幅水边女儿的美丽画面。陈小奇则是把古诗词的意境转化为现代歌词的高手,“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他的代表作《涛声依旧》取意古诗《枫桥夜泊》,诗意盎然,韵律和谐,堪称化古为新的经典。

而方文山把古典诗词的情韵和意象融入他创作的许多歌词中,则和以上几个词家不同,他另辟蹊径,采取了独特的手法。以他的代表作《青花瓷》为例:“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我对这首歌反复地品读了几遍,觉得还是有点理解不太透,只是有一种朦胧感,就像电影中的蒙太奇手法,意象和意象之间跳跃很大,但有一条爱的情感线还是能抓住的。就像《词刊》前几年对歌曲《中华民谣》展开的讨论,当时很多人也是持反对意见的。今天看来,那首词也还是有特色的,一听就给人一种人生的沧桑感。虽然歌词的意象跳跃很大,但叫人能感悟到歌中的意境,这也是一种创作的手法吧,不是有很多人喜欢唱吗?方文山的歌词句子比较长,意象多,品读就犯点琢磨。当今的许多青年人喜欢它,除了周杰伦作曲和演唱的出色外,歌词的特色也不可小觑,年轻人的喜欢自然有喜欢的道理,应当把它看作歌词创作的一种新的形式,新的尝试,广大的群众自会根据自己的审美去决定它的命运是长还是短。

 在谈到对歌词多元化格局的感悟中,我觉得我们既不要拘泥于传统,又不要否定传统;要鼓励创新,也要有所引导。为什么唐诗宋词至今还被我们传诵,关健还是作品的艺术魅力长青。乔老爷创作的歌词几十年了,今天人们还在传唱,又说明了什么?歌词创作要与时俱进,必须在继承过去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前进。否定传统,一味地模仿西方,是危险的,也是行不通的。

当今歌词多元化格局的形成,表现了歌词艺术的空前繁荣。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可喜可贺,这是我们事业必定成功的希望。面对各种流派、各种风格的歌词的展示,我们要宽容,要引导,也可以展开争论,让大家畅所欲言,相信优秀的作品一定会经过实践和时间的考验而长留在人民心中。

 



------分隔线----------------------------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yinyuexuexi.com/html/3279.html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免费领取50分钟在线音乐体验课

立即领取